中國西藏網 > 藏醫藥

高原戰“蟲”醫療隊15年守護肝病患者健康

發佈時間:2021-06-30 08:55:00來源: 經濟參考報

   四川大學華西醫院坐落於四川成都人民南路西側,已有上百年曆史,是中國最知名的醫院之一。每天,成千上萬的患者從各地來到這裏就診。

   不久前,一名來自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的36歲晚期包蟲病患者,在這裏成功完成了離體肝切除聯合自體肝移植術,出院後恢復了正常生活。

   這是華西醫院王文濤教授團隊完成的第100例離體肝切除聯合自體肝移植術。據瞭解,這一“巔峯級”的外科手術,目前世界上僅有極少數醫學中心及團隊能開展,王文濤及其團隊是這一巔峯領域的佼佼者。

   15年來,王文濤及其團隊致力於包蟲病防治攻堅,為甘孜州包蟲病患者進行復雜手術超過200台,指導當地醫生完成手術超2000台,他奔忙於雪域高原的身影,被藏族羣眾譽為“高原上最美麗的格桑花”。

   作為醫生我應該為他們做一點事情

   2020年,康定。甘孜州人民醫院手術室外,四郎巴珍一直搖着手裏的轉經筒,為患包蟲病正在接受手術的兒子細洛祈禱。

   她不知道的是,兒子正在接受的手術是“全球最為複雜的肝膽手術”(把細洛的肝臟從身體中取出,在體外將被包蟲侵蝕部分肝臟切除,最後再將肝臟移植回細洛體內);讓她安心的是,為細洛主刀的醫生是從成都專程趕來的四川大學華西醫院肝臟外科及肝移植中心副主任王文濤教授。

   13個小時的手術最終取得了圓滿成功,多年來懸在四郎巴珍一家心上的大石頭總算落了下來。

   甘孜藏族自治州位於四川省西部、青藏高原東南緣,總面積15萬多平方公里。這裏地廣人稀,海拔高,自然條件較為惡劣。2006年,王文濤第一次到甘孜州巡迴義診。他看到因為基層醫院的醫生底子薄、醫療水平不高等原因,當地很多包蟲病患者飽受病痛折磨,得不到有效救治。

   “當時的情況是老百姓發現了病情也不治療,他們認為治也治不好,當地醫院確實也沒有辦法治,這就成了惡性循環。”王文濤回憶起第一次到甘孜州義診時見到的景況。

   此後,王文濤心裏一直裝着高原上的包蟲病患者。15年來,他利用各種機會上高原為患者診治。近5年來,他更是幾乎每個月都要去一次甘孜州。

   包蟲病分為囊型和泡型,據世界衞生組織的相關資料,未經治療的泡型包蟲病患者10年病死率高達94%,被稱為“蟲癌”。甘孜州石渠縣的發病率曾一度高達12.09%,包蟲病成為當地人因病致貧的重要原因,是他們脱貧奔小康路上的巨大“絆腳石”。

   “包蟲病目前沒有特效藥,只能靠手術來治療。”王文濤説,患者絕大多數來自涉藏地區,一般來就診時已是中晚期,意味着患者大部分肝臟已被侵蝕,無法採用傳統的肝切除術進行治療,以前只有通過肝移植才能徹底治癒。

   “看到患者和家屬絕望的目光,我就在想,我要為他們做點什麼。”從那以後,王文濤便和“蟲癌”鬥上了。他時常利用休息日到甘孜州人民醫院指導當地醫生開展手術,進行包蟲病預防宣講等等。他帶領團隊開展技術攻堅,成功掌握了“體外肝切除、自體肝移植”技術,即把患者的肝臟拿出體外,切掉病變部位,再將剩餘的肝臟修補後植回體內。

   2020年,記者隨王文濤一同前往甘孜州人民醫院為包蟲病患者進行診療。清晨七點從成都出發,歷時三個半小時車程到達甘孜州人民醫院。到達后王文濤一刻也沒有休息,穿上白大褂就與當地醫生一起進病房查房。

   很多患者和家屬都是王文濤的“老相識”,他們早早準備好病歷、CT片等資料,等待王文濤的到來。

   查房完畢,王文濤便開始為患者做手術。由於高原反應,王文濤一邊吸氧一邊操作,一做就是十多個小時。

   與王文濤搭檔了十多年的華西醫院手術室護士覃燕説:“王老師的藏族病人很多,病人看到他就看到了希望。2017年11月,我第一次隨他到甘孜州做手術,印象非常深刻。那天他一大早從成都趕過去,到了醫院直接進手術室,吸着氧氣做了18個小時手術,走出手術室已是凌晨三點多。那個病人叫擁章,是一個20歲左右的女孩兒,她們家6口人有4個患上包蟲病,她痊癒出院的時候我們特意為她舉行了儀式。”

   華西醫院肝臟外科護士長吳孟航説:“王老師心裏想的全是病人,對他們的關心無微不至。他親自編寫了包蟲病患者術前、術後的注意事項藏漢雙語宣教單,把例如術後可以嚼口香糖幫助腸功能恢復這樣的小細節都寫了進去,病人都非常信任他、依賴他!”

   把奉獻擺在頭等位置一身絕技盡授徒

   甘孜州人民醫院包蟲病治療中心主任陳穎告訴記者:“2016年11月9日,這個日子我永遠不會忘記。那天王老師在州人民醫院歷時18個小時為一名22歲的包蟲病患者成功進行了晚期複雜泡型包蟲病‘離體肝切除、自體肝移植手術’。”

   “肝移植手術的難度是肝膽手術的‘皇冠’,自體肝移植手術更是‘皇冠’上的‘明珠’。這種手術堪稱全球最複雜的肝膽手術,過程非常兇險,很多醫生都不會做,也不敢嘗試。”陳穎説,“但這種手術對涉藏地區包蟲病患者來説是非常適合的,首先是費用低,患者通過新農合報銷和國家補助,個人花費僅兩萬元左右;其次是效果好,不易復發,也不會有換肝後的排異反應。”

   王文濤在甘孜州嘗試完成這種高難度的手術有兩個原因,一是方便患者就近就醫;二是對甘孜州人民醫院的醫務人員帶動作用很大。

   每次進藏診療,王文濤都會邀請華西醫院麻醉科、血管外科、手術室等科室的醫務人員組成團隊一同前往,這讓甘孜州的醫務人員在各領域都見識、學習了華西醫院的操作手法。王文濤通過在當地開展高難度包蟲病手術,帶動了整個甘孜州人民醫院醫療水平的提升。

   截至目前,王文濤為甘孜患者進行復雜手術累計超過200台,其中“離體肝切除、自體肝移植手術”超100台,並且有20餘台在甘孜州完成。

   陳穎説:“王老師不僅僅是給我們演示高難度手術,還手把手教、在一旁指導,從簡單到複雜手術,只要他在旁邊,我們心裏就有底,這對我們醫生的能力水平提升很大,我們幾年前就可以獨立完成四級手術了!”

   2007年,甘孜州人民醫院為包蟲病患者進行手術治療僅16例,且都為簡單手術,醫療服務水平很有限。王文濤常年通過邀請州醫院醫護人員參加學術研討會、到華西醫院實習、每週線上會診等方式培養鍛鍊甘孜州醫務人員。

   在各方共同努力下,2019年,甘孜州人民醫院收治包蟲病患者近2000人,手術量達500台,醫療服務水平大大提升。

   “王文濤教授把使命感、責任感與他的專業研究方向相融合,把一件工作變成自己終生的責任使命。”四川大學華西醫院黨委書記張偉説。“2019年7月,我們到石渠縣下基層,我以為他老跑甘孜不會有高原反應,結果去了才知道他是反應最嚴重的一個,但他從來沒有説過。”

   越是艱險越向前戰“蟲”團隊不言歸

   在甘孜州州府康定市還沒有開通高速公路之前,成都到康定開車正常情況下需要6、7個小時,夏天有泥石流、塌方,冬天有暗冰,路途艱辛。到高海拔地區長時間高強度工作,高原反應經常讓王文濤及團隊心慌氣短,頭痛欲裂,嘴脣發紫,給患者做手術時自己也一直吸氧。

   越是艱險越向前。王文濤及其團隊在四川大學華西醫院的傾力支持下,2016年至今,累計在涉藏地區開展大規模人羣篩查共16次,學校包蟲病健康教育5次,衞生院集中義診23次,累計約34000人接受義診。

   結合涉藏地區羣眾語言、生活習慣等,王文濤率團隊自主創新編排了4支舞蹈、3首歌曲、4部紀錄片;發放包蟲病防治手冊超40萬冊;在百度視頻、健康一線等媒體發佈科普視頻15部。

   多年來,王文濤率團隊創新性建立了適宜涉藏地區包蟲病診療特點的多模式臨牀適宜診療技術體系,制定5部規範化診療標準及共識,並在各基層醫院推廣,使得四川省包蟲病規範化治療的病人由4年前的每年不足200例,提高到近3年每年1000例以上,手術相關併發症的發生率由40%下降到10%以內,圍術期死亡率降低到0.3%以內,使四川省的包蟲病診療達到全國領先水平。

   張偉介紹,作為國家部署在西部地區的委屬委管綜合性醫院,四川大學華西醫院圍繞四川涉藏地區特別是甘孜州包蟲病,建立起以領導班子牽頭、黨員幹部帶頭、專家全程幫扶的自上而下、長效持續的工作機制,切合“老少邊窮”地區醫療衞生需求,把減輕因患包蟲病所致的醫療貧困人口負擔作為重要民生工程來落實。

   “我們醫院對口幫扶了11個縣,打造了22個特色專科,協助當地醫院開展臨牀診療服務,診治患者51000餘人次、參與手術4980餘台次、培訓醫務人員6200餘人次、協助開展適宜新技術150餘項,大大提升了涉藏地區醫療服務水平。”張偉説。

   採訪中,王文濤朋友們説:“我們現在見他(王文濤)太難了,每次約他聚會,他要麼在病房或手術室,要麼在甘孜州巡診,他太忙了,現在我們聚會都懶得通知他了。”

(責編: 於超)

版權聲明:凡註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註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