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援藏

【順豐集運倉東莞】留在心中的歌:援藏一時情一世

發佈時間:2021-06-30 09:05:00來源: 中國西藏網

  2010年春節過後,我與中國石化首批援藏幹部李一超開始完成共同的約定:那就是我們一同進藏去接西藏自治區那曲市班戈縣新吉鄉貧病牧女斯求卓瑪來北京,幫助她切除脖子下懸掛了28年、重達5公斤的巨大腫瘤。

  3月28日,我和李一超從北京來到西藏接上斯求卓瑪,在中國石化第五批援藏幹部中的班戈縣委副書記陳志清、常務副縣長潘峯陪同下,乘上東去的火車。

  談起中國石化的幾名援藏幹部,我得先從卓瑪的“救命恩人”李一超説起。

  2002年7月,“老西藏”李本信、何蜀江之子李一超主動請纓,成為中國石化對口支援班戈縣的第一批援藏幹部。

  作為進軍西藏的十八軍老戰士後代,曾在拉薩西藏軍區“八·一”子弟學校讀過書的李一超,一直視西藏為第二故鄉。援藏對他來説,既是了卻父母的西藏情緣,也是為“故鄉”施展才華的難得機會。

  2002年8月,擔任班戈縣常務副縣長的李一超上任兩個月,即走訪了全縣6鄉4鎮和11個行政自然村。

  班戈縣平均海拔4700米以上,總面積3萬多平方公里,與海南省陸地面積相當。在這裏“下鄉”即意味着對生命的挑戰。

  一路上,李一超餓了啃自帶的乾糧,渴了喝礦泉水,呼吸特別困難時就吸一會兒氧氣,以堅韌的毅力克服了在內地從未遇到過的困難。

  這一年的10月9日,李一超到新吉鄉辦事。歸途中,大雪紛飛。在白茫茫的山坡上,李一超與新吉鄉鄉長多吉深一腳、淺一腳走進一座黑色牛毛帳篷,訪貧問苦。

  掀開門簾的一剎那,李一超驚呆了。在這個不足十平米的低矮潮濕的帳篷裏,一位身穿藏袍的中年婦女摟着一個女孩蜷縮在地上,婦女的脖子上長着一個像人頭那麼大的腫瘤,家庭十分貧困……

  這是李一超(右)陪同術後的斯求卓瑪與藏醫兼翻譯旦增達色(左)一起在天安門廣場遊覽(唐召明2010年5月1日攝)

  “我要好好照顧這對母女!”李一超暗下決心。他意識到自己作為援藏幹部有着太多的責任與義務。

  不久,卓瑪收到“李縣長”託人捎來的第一筆錢。一張、兩張……整整500元!卓瑪從未見過那麼多錢,錢在她手中變得滾燙,一直暖到心裏。

  從此,李一超便開始了長達八年對卓瑪資助的愛心之路,直至為她解除病痛,走上脱貧的道路。

  除了卓瑪外,李一超的愛心一直被人所稱道。

  2003年,他到醫院看病拿藥時,看到有許多白內障患者到醫院求醫。這是藏北草原強烈的紫外線所致,尤以中老年患者為最多。他們渴望通過手術重見光明,但又無錢醫治。回到縣上,他立即組織縣民政局和衞生醫療中心的幹部,摸底排查,每個鄉鎮篩選出10名最貧困、最需要手術的患者共計100人。以此安排手術計劃,制定手術方案。他還從有關渠道爭取3萬元資金用於計劃的逐步實施,使大部分患者恢復了視力。

  新吉鄉有户單身母親,帶着兩個女兒生活。大女兒次仁拉姆剛考上岳陽教育學院,但因交不上一年2500元學雜費,處於失學的窘境。有一天,次仁拉姆的阿媽在別人引導下,忐忑不安地來到“李縣長”辦公室訴説艱難。

  李一超查明情況,立即給岳陽教育學院打電話,講明情況,並很快為次仁拉姆籌集了2500元錢匯去。

  當他了解到當年去內地上學的貧困牧民子弟有70多人,大都受到經濟拮据的困撓時,他向中國石化總公司申請“助學基金”,幫助這些孩子完成學業。


這是由中國石化所援建的班戈縣街道新貌(唐召明2009年8月11日攝)

  “雨天一路泥,雪天一路冰,晚上一路黑。”這是2003年以前班戈縣城的真實寫照。有一次,我和李一超走在班戈縣平坦的大街上,他對我説,中國石化援藏的第一件事就是投資2700萬元修建縣城的道路和安裝路燈。

  “吃水不忘挖井人”。班戈縣許多藏族幹部在談到當年修建縣城道路時,無不向我誇獎身邊的“李縣長”。

  那時,縣城道路施工正逢雨季來臨,援藏幹部李一超的高原反應期還沒有完全過去,連續幾天吃不好睡不好,依然與當地藏族幹部羣眾一起搬石填坑修道路。泥濘沾滿褲腿和衣襟,袖子也被石頭劃破,累得氣喘吁吁仍不肯放下手中的活,藏族羣眾心疼地説:“李縣長,你歇歇吧,讓我們來!”李一超笑着説,“我來援藏,就是為班戈縣出份力嘛!”他的臉上掛滿了水珠,已分不清哪是雨水哪是汗水。


這是由中國石化所援建的班戈縣綜合辦公樓工程竣工典禮儀式(李一超提供,2004年10月18日攝)

  工作生活在這裏的幹部羣眾深深記得,在工程施工期間的140多個日日夜夜,“李縣長”幾乎都留在了施工現場。

  施工伊始,有些羣眾看到挖掘機和推土機作業,很好奇地看了再看、望了再望,甚至一些居住在距縣城一二百公里之外的羣眾,也搭便車、騎馬專程來縣城觀看建設工地。

  半年後,這項集給水、排水、污水、通訊、電力等管網於一體,並安裝有照明設備的吉江扎西路順利竣工,長期生活在鄉下的羣眾,特意來體會一下在有幾十盞桔紅色太陽能路燈照明下的水泥路。

  這條路修好後,生活在這裏的幹部羣眾一改以往很少上街的習慣,每當華燈初上之時,三五成羣的結伴逛街。詢問原因,一名叫德吉的藏族婦女説,“以前上街少,那是因為街上灰塵太大,上一趟街回來,不但身上落滿灰塵,就連鼻涕裏也是灰塵;可現在大不一樣了,地面上沒有了灰塵,連皮鞋都是黑亮黑亮的。”

  援藏資金的投入可以用數字計算,物質的豐碑也可以載入史冊,為老百姓辦好事自有口碑傳誦,觀念的影響無影無形,但卻潛移默化,影響深遠,它的價值將隨着時間的推移而愈益顯現。


這是中國石化所援建的班戈縣小學大樓正在施工(唐召明2009年攝)

  隨着援藏工程的開工,由援藏幹部所帶來的內地發達地區先進的思想觀念和工作經驗,在相當大的程度上成為當地觀念的催化劑。

  李一超在縣裏主持政府工作期間,本着經營城市、搞活城市土地資源的理念,根據有關政策精神,向縣委和政府提出“引進市場機制,有償出讓國有土地使用權”的設想,即拍賣縣城可利用的面積為8.8萬多平方米的19塊國有土地。此設想一經提出,就得到了縣委和政府的鼎力支持。但對長期以來形成國有土地無償劃撥使用觀念的幹部羣眾,這卻是一個很大的衝擊。拿錢買土地的使用權,這在班戈縣乃至藏北高原都是第一次,此舉將實現土地有價,增加縣級財政收入,活躍縣城經濟,開創國有土地資源工作的新局面。

  沒有人組織,幹部羣眾就自發地討論起這件事來,漸漸地參加討論的幹部羣眾在“贊成”和“不贊成”的爭論中明白了一些市場經濟的基本規律和基本常識,贊成的人多了,不贊成的人少了。


這是李一超(左)從北京來到班戈縣看望中國石化援建工程的施工人員(唐召明2009年8月11日攝)

  “納木錯建材開發有限責任公司”由李一超和其他幹部共同策劃組建,它是班戈縣第一家現代意義上的有限責任公司。不僅因為它是援藏項目中的一項造血工程、財源工程,更重要的是為當地貧困牧民提供了一個脱貧致富的出路。

  這個開發公司吸收一些當地企業和富裕户以各種形式參股。一些幹部羣眾從認識“股東”這個名詞開始,逐步瞭解了現代企業的管理經營模式,對現代企業有了初步的直觀認識。

  “中石化像是我們的家,我們真切感受到了家的温暖。”西藏班戈縣赴內地培訓考察團團長、班戈縣人大主任索朗央金在北京時説。

  從2002年起,韓鳳明、李一超;祝傳林、趙文操;梁軍超、張玉龍;李少青、苗波;陳志清、潘峯,從第一批至第五批援藏幹部,已成為班戈人所熟知的名字。


這是中國石化所援助的班戈縣城新貌(唐召明2009年攝)

  “援藏幹部真的不容易,他們克服許多困難,深入基層,與羣眾打成一片。他們的艱苦付出大大改變了班戈的面貌,他們的管理方法也對我們班戈幹部啓發很大。”班戈縣幹部貢嘎動情地説。

  2011年8月,中國石化第五批援藏幹部的援藏工作結束,第六批援藏幹部詹超雲和張毅赴藏工作。援藏,為貧困的班戈再次插上騰飛的翅膀。(中國西藏網 文、圖/唐召明)

(責編: 常邦麗)

版權聲明:凡註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註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